2011年个税起征点调整为3500元以来,个税起征点一直保持着当年的水平,而在此期间,社会各界对个税起征点的提高呼声也在不断提升。

  近四十年的时间内,我国对个税起征点进行了多次的调整,但起征点调整的时间间隔却比较长,而就个税起征点而言,与上一次调整时间相比,已经有着近7年的时间。至于劳务报酬所得税起征点,则已经有三十余年没有进行调整,仍然维持800元的起征点。由此可见,无论是对个税起征点还是对劳务报酬所得起征点,都有比较强烈的提升需求,而这也是还富于民的重要体现。

  实际上,除了个税起征点的调整之外,对于增加个税抵扣项目、调整家庭作为个税征收对象等问题,同样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对于此次个税起征点的探讨,还涉及到一些专项费用的扣除,而这也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优惠政策。

  对于个税起征点的提升,已经成为了大概率的事情,但关键之处,还是在于个税起征点的调整幅度以及具体的配套落实。不过,与之相比,对于中国股民来说,他们比较期盼的,还是对股民税负的进一步缩减。

  实际上,在中国股票市场中,中国股民的税负也是相对沉重。其中,就涉及到交易佣金、过户费、监管费、印花税、红利税等费用。

  这些年来,随着证券市场的不断改革与完善,中国股民的税负也发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变化,但与多年来股市实际回报率相比,中国股民通过资本市场获得的实际投资回报率并不高,而且仍需要承担着一定的税负,或多或少降低了投资者的投资热情。

  在上述提及的费用中,对股民影响最深刻的,莫过于印花税以及红利税。至于交易佣金等费用,则得益于多年来券商行业开启轰轰烈烈的佣金 大战,而促使交易佣金费率的大幅降低,股民在交易佣金上的支出也显著下降。除此以外,对于过户费、监管费等费用,则在交易过程中占比极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从实际影响来看,印花税与红利税的设置,确实还是可以存在一定的调整空间。

  其中,按照目前的印花税征收,买入不收费,卖出按照千分之一收取。这些年来,随着股票市场交易规模的持续提升,印花税已经成为股票市场中的重要税种,而其对股票市场的活跃度,股民的投资热情还是会构成一定程度上的影响。或许,在实际情况下,印花税可以根据市场环境的变化进行灵活调整,而在股市投资信心低迷的时候有所降低,甚至取消,而当市场环境显著回暖,且存在一定的投机泡沫时,可以灵活适度调升,以适应市场的健康发展。

  此外,则是针对红利税的问题。实际上,对于股息红利税的征收,这些年来已经作出了些许的调整,并实施差别化股息红利税的征收方式。需要注意的是,就在201598日起,对于持股期限超过1年的,股息红利税暂免征收,把红利税差别化征收的改革推向了新的高度。

  不过,对于持股期限在1年,尤其是1个月以内的投资者,其所需要承受的股息红利税成本并不轻。其中,对于持股在1个月以内的投资者,其红利税税负就高达20%,而频繁交易者更是承担着较为沉重的红利税压力。

  从政策导向来分析,实施差别化红利税征收利于引导长期价值投资,并对短期投机者带来较高的交易成本,以降低其交易的频率。但是,在实际情况下,并非投资者不愿意长期价值投资,而是市场环境影响了投资者的投资心态,而原本希望长期价值投资的投资者,最终却因政策环境的骤变而导致长期套牢的尴尬格局。由此一来,在投资者普遍缺乏投资安全感的背景下,甚少投资者愿意长期乃至超长期持股投资。

  由此可见,引导股市价值投资乃至长期价值投资,更需要建立起股票市场的投资安全感。至于在股票市场环境相对低迷的背景下,也需要灵活调整中国股民的税负,而交易费用成本的降低,实际上也利于盘活市场投资资金,促发投资者的投资热情,对股市的走势无疑形成积极性的影响。

  或许,在个税起征点提高的大环境下,中国股民的税负也需要考虑降低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