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一个囊括天下游子的地方。它或肮脏或明朗,或温情或冷漠。它表现了一座城市的原生居民与外来文化的碰撞火花。

近年来,城市三旧改革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前有猎德村做榜,后有冼村、沥滘村、琶洲村等改造。然而,作为广州最大的城中村——石牌村。这块宝地一直屹立在广州中心城区。多年来,虽陆续传出改造消息,但却从未有所进展。


岭南文化与村民经济收益的碰撞

石牌村是广州最大、历史最为悠久的城中村之一它处于繁华之地,在保存自身岭南传统习俗的同时,村内自建房遍布,囊括大量的外来人口。近年来,旧村改造进程日益加快,石牌村也渐渐又进入人们的关注范围。


目前的石牌村,给不少人留下了“杂乱”、“外来人口多”、“租金便宜”的印象。但在2017年,石牌村微改造竣工,村庄外围环境得到改善,街道整洁有序。


| 石牌村微改造后的街道(2018年9月摄)

而在石牌村内部,仍是一片典型的城中村格局。据统计,在石牌村不足1公里的建设密度,就夹杂着3000余栋住宅。建筑密度如此之高,城中村中常见的“握手楼”现象,在石牌村皆是随处可见。


| 石牌村内一理发店,就算白天也要开着白炽灯。

| 路人只能通过楼缝中的微弱灯光前进。

这鲜明的城市景观,便是城中张的外向表现。有专家学者指出:“这一景观虽然是城中村的外向表现,却比较集中地折射出村宅基地制度与“都市村庄”之间的某种直观性关联。”(《中国农村经济》2005年刊)

然而,在村庄自建房如竹笋般萌芽扎根之时,石牌村本地人仍不忘岭南传统文化。对于当地村民而言,宗祠是保障家族和子孙后代平安顺利的保障,楼房可以建筑,但宗祠祠堂决不可动。


随着村庄外来人口的增多,村庄内部的卫生环境破坏严重,以“脏乱差”为特点的城中村格局已然固定。如今,村内许多高收入、高文化的村民,大部分都在村外置业安家,村庄仅作为一个固定收租的地点。在节假日时,一些村民才会回到宗祠祭拜。


| 石牌村内玉虚宫,仍保留着祭祀上香的习俗。

但由于村内外人人口过多。大部分神堂宗祠都进行了封锁。

村内租赁行业发达 村民收入颇高

广州市区的城中村大多存在外来流动人口大于本地人口的情况,石牌村当然也不例外。如今的村内经济与社会结构,已经从本土居民为主体转变为外地人口为主体虽然为广州本土的村庄,但单从餐饮行业看来,市肆已不再以广式汤饭、面汤为主。更引入了大量北方和内陆的面食、湘菜。就连便利店内,也在显眼位置摆放了日常家居工具,足以看出该地人口流动速度之快。

| 村内不少商店在店门口摆放了卫生清洁等居家工具。

外来人口的增多,使村庄内部租赁行业异常兴旺。村内甚至规划有专门的区域,用于张贴租赁启示。一般在千元出头,便能租到一个一室一厅。

| 租房信息随处可见,不少租户将信息直接张贴在大门口。

租客只要按动门铃,便能进去看房。

| 村庄内部的招租栏几乎是随处可见。

除此之外,村庄还发展出一条转租产业链。由外地人对村内某楼房进行统一的承包,担任中介的角色,直接与外来的租客对接谈价。谋得的利润归中介所有。

| 石牌村村口的小路上边上是常有“中介”,沿路招揽租客,租房如同赶圩一般。

周边一手盘达9万+/平 二手盘将破7字头


石牌村所在的板块,属于天河中心地段。目前的二手楼价已达到4.5万元/平左右,最高价格将近破7字头。



附近新盘主要集中在石牌村南部的珠江公园板块,该地一手住宅新盘已接近十万。例如越秀星汇御府的价格在92000元/平左右,而位于潭村站附近的珠光新城御景二期价格已达95000元/平。而猎德板块的尚东柏悦府新盘价格已达160000元/平

旧村改造成敏感话题 村民担忧颇多

其实,作为广州天河的一块金地,房地产行业对石牌村的动向颇为关注。对于旧村拆迁的话题,也一直牵动着石牌村民的心。

一方面,村民依靠房屋收租,再加上土地分红,每个月便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以至于部分中年人以不再工作,以房租出租为生,终日清闲度日。另一方面,村庄对猎德村、冼村这样的拆迁大村,又羡慕不已,亟待拆迁之后能得到一笔不俗的收入,并另有更多的土地分红。

| 出租屋的楼宇之间十分紧凑,通道狭窄,黑暗潮湿。

石牌村的旧改事件一直被提及,但一直卡在村民对补偿方案的反对上。乐居发现,村民不愿意征地改造原因主要为对征地补偿金额不满意,或担心征地后的收入减少。另外便是征地后,开放商承诺的保障难以实行。

如今,“征地”依然成为广州本土村落的敏感话题,这是政府、开放商与村民的一场博弈。在随机访问中,许多村民坦言,希望在村庄改造之后,能令自己持有物业并参股进行分红,而不是接受一次性赔偿。但对政府而言,广州约有138条城中村,村落数量众多、地域分布不均、经济状态发展各异,很难有统一的旧村改造措施。


纵观全市城中村改革,石牌村是广州市城市旧改的缩影,它涉及多方利益,而难以整改。但又在时代的发展中,自行修整。

| 由于石牌村流动人口过多,导致当地社会风气较为复杂。

有歌手在歌曲《石牌村》中唱到:


今天的村是城

有鸡、有狗、茅草屋变成了出租屋

当年的村姑娘,如今房屋的老大娘

我楼下是防盗门的加工厂

生意特别好、声音特别响

北有中关村,南有石牌村。石牌村是一代外地人到广州拼搏的缩影。它是网易创始人丁磊生活的村落,它是无数来穗普通人的第一落脚地。它包容着各地游子,又与他们同生同长。


对于外地人而言,有一个舒适整洁,租金可负担的居住之地,是他们来这座城市立足拼搏的基本要求。而对于大部分石牌村村民而言,安居美满、家庭幸福,则是他们最终的心愿。


新闻加点料

广州6条新地铁今年开工!站点周边一二手房价大曝光

促销战好猛!黄金周楼盘疯狂推一口价单位  广钢有盘减86万

6个故事透露广州买房人的辛酸苦辣


广州乐居

微信号: guangzhouhouse

楼市新闻|点击“阅读原文”

楼盘信息搜索|发楼盘名称查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