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功斌今年34岁,去年,他卖掉了浙江杭州市的一套房子,辞去了杭州下城区科技局公务员工作,回到丽水市遂昌老家,专心在遂昌的山野里寻找适合越野车穿行的线路。

  仅仅2017年,就有2000多台越野车开进小山村,村里的山货被越野车车主买走,村里人的收入大都翻番。甚至有越野车主投资6000万元在山里做民宿。

  背后却是一段温暖又动人的故事。

  周功斌和资助他上学乡亲们在一起

  上大学前

  村民们为他凑了1500元

  周村源村离遂昌县城有50多公里,上高中前,周功斌没有走出过大山。

  2004年,周功斌考上了浙江工业大学专科,是村里走出的第二个大学生。

  当年小村经济来源主要是靠毛竹和粽叶,村民大都不富裕,周功斌家里更是贫穷:父亲长期生病,家里主要靠母亲打粽叶。

  周功斌的弟弟读完初中后辍学,考上了大学的周功斌申请了学费助学贷款,但生活费却一筹莫展。

  村民们伸出了援手,稍富的送来了200元,经济略差的送来10元,就这么凑足了1500元生活费,将山里娃周功斌送到省城求学。

  周功斌说他一辈子忘不了老乡们那些“捏得带着体温的钱”,去省城求学的路上,周功斌一直在哭。“我当时发誓要好好学习,能混出个人样来报答乡亲。”

  在省城读大学后的周功斌再也没找家里要过钱,他一天打三份工自谋着生活费,还着助学贷款。

  “除了打工,我就是在教室和图书馆学习,我一分钟的时间都不敢浪费。”周功斌说。

  2007年,周功斌通过专升本考试考上了浙工大本科,2009年,周功斌顺利从大学毕业。

  辞职卖房

  他要回乡带村民致富

  2009年,周功斌考上了杭州下城区科技局的公务员。消息传到小山村,村民们都替他高兴。当时回乡的周功斌被村里人拉去挨家吃流水席,吃了整整一个星期。

  “我骨子里是个山里人,我就喜欢这种浓得化不开的乡情。”周功斌说。

  在杭州上班的周功斌每个周末都会开车去山里看看乡亲,顺便为老人买点烟酒副食,为孩子们买点小玩具……

  他说他一直想着乡亲们捐助他上学的场景,一直想为家乡做点什么。

  2013年,他自费5万元从淘宝上买来樱桃苗,他想让价高的樱桃带富乡亲,但3年后,树苗根本不结果。周功斌在网络上发布着家乡的图片,试图让杭州人来遂昌玩,但效果也不好……

  2016年,一个开越野车的朋友一句话点醒了周功斌:“我看你老家的山路很适合越野车发烧友。”

  周功斌心动了,在网络上专注地发着遂昌崇山峻岭里的崎岖砂石小道的消息和图片,各路越野车发烧友不断来访。去年4月8日,价值一个多亿的豪 华越野车队来到了小村,创造了山乡里前所未有的奇迹。

  周功斌似乎看到了改变山乡的路子,他决定辞职回乡创业。2017年7月,他辞职回到了遂昌,之前,他卖掉了杭州的住房,买了两辆越野车。

  “辞职的那天,父母包车赶到单位劝我骂我,卖房的那天,丈母娘恨不得要打我。但我认准的事情就会去做的。”周功斌说。

  6000万元

  引来资金投资山村民宿

  辞职后的周功斌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始考察遂昌的越野车路线。“我们找的路线基本是手机没有信号的,遂昌县城里的人大都没有去过的小山村。”

  周功斌的家乡周村源村因为越野车友的到来而改变了:村里的土茶叶以前100元1斤没人要,现在车友们400元1斤一次买光。村里特产黄米粿被一下搬空,甚至腐乳、腌萝卜都被城里人买走了。

  53岁的村民邹紫球养的一头土猪才40多斤的时候就被周功斌发到车友群里,几分钟就被订好。2月1日,这头被宰好的土猪已经被越野车友带回杭州。

  更大的商机和收获都在不经意间产生。去年8月,周功斌在带越野车队来遂昌玩时,一位越野车车主看中了遂昌县蔡源乡周村的黄泥房,一下投资6000万元,欲将这些黄泥房改造成高端民宿,而村民都拿到了回报丰厚的租金或迁移资金。

  “看着他们富裕起来我非常开心,山里娃终于有能力报答亲人了,辞职卖房值。”周功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