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后续处理不当,总部位于深圳的奥宸地产很有可能将倒在黎明前。

  银行、信托、债券等多个渠道相继收紧,房企融资难度上升,又因销售遇冷房企回笼资金难度加大,房企资金链成为今年行业的关注焦点。

  近日,奥宸地产因拖欠物业公司费用被扫地出门,奥宸地产拖欠员工工资的消息同时曝光。

  深圳市南山区阿里巴巴大厦9层已是人去楼空,6月12日,租赁改层的奥宸地产被责令搬离并交还房屋。

  物业公司出具的信函显示,奥宸地产于2016年8月承租阿里巴巴第九层写字楼,在今年5月,经过物业公司多次催缴租金、物管费和水电费后,奥宸至今尚未缴清款项。截至6月9日,奥辰拖欠物业公司费用达399.2万元。

  与此同时,奥宸员工在6月9日发出诉求书,直斥奥宸长期拖欠员工工资,要求公司在6月16日前约180名员工今年1月起至今未结的工资,金额约3000万。此外,奥宸还拖欠员工2014年、2015年、2016年未发放的绩效工资,以及营销人员的佣金、所有员工的报销费用,这些费用的具体金额待统计。

  奥宸地产的实质控制人是其董事长邹建民。1996年,邹建民通过云南泰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始筹备房地产项目的运作开发;2001年9月,奥宸的前身云南金宸成立,邹建民以“金宸”品牌开始集团化运作;2006年,北京奥宸成立,意味着奥宸开始进行全国化拓展;2007年,金宸拿下深圳松元厦旧改项目,并在同年将总部搬迁到深圳。

  2009年,金宸正式入围百强房企,并更名为奥宸地产,并于第二年开始规模化开发。2010年,奥宸一度保持十盘联动,这是其鼎盛时期,但很快,因为急速扩张,奥宸遇到资金危机。

  奥宸的窘迫在2014年被示于人前。

  尽管总部搬迁到深圳,但云南依然是奥宸开发项目最多的区域。2014年,其于昆明开发的奥宸中央广场、奥宸财富广场、奥宸中心等多个相继停工,无法按时交房,至今这些项目依然深陷泥淖,奥宸无力于后续开发。

  云南当地一名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奥宸希望引入外部伙伴,得到后续开发资金继续开发,因为前期无法交房的问题,奥宸已在云南当地遭到多起维权。

  2017年4月11日,奥宸地产与天津住总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就奥宸地产的储备项目进行合作,奥宸中心将作为双方战略合作的启动项目。

  第一财经经查证发现,奥宸多个子公司、项目公司的股权被质押,同时因拖欠供应商等合作单位费用被法院冻结股份。

  奥宸地产的资金链处于积重难返的状态。先是2016年4月,邹建民以4950万元的价格将深圳市奥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9%股权卖给北京同顺益鑫资管公司,仅保留公司高管王红的1%股权。数天 后,北京同顺益鑫资管公司和王红合计持有深圳奥宸的100%股权全部质押给信达资产深圳分公司。

  深圳奥宸的核心资产和奥宸观壹城。经查证,目前奥宸观壹城部分单元被司法查封。

  2016年5月27日,邹建民将持有奥宸地产的90.91%股权质押给信达资产。不久后。北京高院冻结了邹建民持有公司的90.9%股权,冻结期是3年。奥宸地产的两大股东是邹建民和邹秀芬两大自然人,前者持股90/91%,后者持股9.09%。

  尽管邹建民以此种方式换取资金,但奥宸并没有得到解脱,公司因资金引发了越累越多的问题。今年3月,奥宸地产多个全资子公司的全部股权均为法院冻结,其中包括深圳市奥宸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奥宸投 资管理有限公司、奥宸商业百货(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