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本报报道了金陵台复建的最新进展,那么广州市文物拆迁复建是否有前例可循?记者盘点了从2001年至今,广州一些曾经被拆迁的文物或历史建筑的复建情况,发现有的非常完好的异地重建了,但当年被拆后要求复建的东山小洋楼,四年过去了依然烂尾。而协同和机器厂原厂长陈拔廷的故居,当年也是被强拆,虽然在异地复建了,但面目全非。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教授陈琪表示,在建筑学中很强调历史建筑的原貌,首先是不能拆,拆完后再建就算全使用原本的材料,也是假的了,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和历史研究价值。

  恢复类:

  小蓬仙馆:6000块散砖异地重建古建筑

  广东省首个异地重建的文物——小蓬仙馆于2002年4月23日复建工程完工,到现在仍是广东建筑界和文化界的一段佳话。小蓬仙馆建于清道光年间,传为康有为的祖父所建,康有为曾在此读过书。

  拆房时砖块一一编号

  当年,由于兴建珠江隧道需要,小蓬仙馆需整座拆除,从原先的芳村珠江隧道侧新隆沙东2号搬到了荔湾区醉观花园中。从拆下来的6000块散砖,到恢复成300平方米的古建筑,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小蓬仙馆在异地重建与拆之前“一模一样”。

  “这是广东省文物建筑的首次尝试,这个工程当时花了我们很大力气。在拆的时候,我们对原建筑所用的砖进行了一一编号,另外需要的砖块也是专门在广东寻找同时期出产的古砖弥补。”负责当年修建的广州市房屋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古建筑部经理朱秋利说。

  现在成文化讲坛举办地

  近日,记者来到小蓬仙馆。占地300平方米的小蓬仙馆坐落于醉观花园中,古朴的麻石青砖,惟妙惟肖的石雕图案、各有玲珑的花卉砖雕图案,一栋古色古香的清代岭南建筑现身眼前。目前小蓬仙馆成为荔湾区文广所的文物保护志愿者交流场所,不时举行一些民间书画交流、抄经文以及文化讲坛等活动。

  锦纶会馆:180吨的大楼被千斤顶扛走

  始建于清雍正元年(1723年)的锦纶会馆,是旧广州纺织业(即锦纶行)的老板们聚会议事的场所,见证了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是广州唯一幸存的行业会馆。2001年,广州修建南北主干道康王路,锦纶会馆却成了工程的“拦路虎”。

  几经论证,广州创造性地进行了国际首例连地基完整平移文物。2001年8月,沿着5条已架设好的轨道,绵纶会馆在10个千斤顶的动力下,先沿南北向平移80米,然后抬高1.085米,再由西向东平移22米,最后原地旋转一度,平移成功,整个工程在一个月内完成,其中主建筑重180吨,移动面积达668平方米,建筑群总重量2000吨。

  未完全恢复

  陈拔廷别墅:虽已复建但完全对不上号

  2008年,广州市公布第七批市级文保单位,创建于1912年的协同和机器厂旧址进入名录,协同和机器厂原厂长陈拔廷故居也名列其中。但2009年9月,陈拔廷别墅被租用单位广州市宏信汽车市场有限公司非法拆除。广州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对该公司作出了罚款人民币50万元,责令恢复文物原貌的行政处罚。这是广州市对于文物保护强拆做出的最高处罚,并且第一次责令恢复原状。

  复建文物成仓库

  昨日,记者前往协同和机器厂旧址,但陈拔廷故居处赫然伫立的是一栋高达十层以上的白色建筑,据了解,该建筑目前作为使用单位的员工宿舍。在协同和机器厂老员工带领下,记者在离陈拔廷故居旧址约有200米距离的地方,看到了疑似复建的“陈拔廷故居”。

  该栋建筑建于2011年,与原建筑不同的是,该栋建筑一派新样,外墙以仿青砖贴着,地面上也铺着仿红地砖,但内部结构全部是钢筋水泥,窗户则是棕灰色的钢架和玻璃构成。建筑上下两层都大门锁闭,记者透过窗户看到里面每个房间都堆放着一些摄影器材如照明灯等,还有破烂的空调设备和椅子等,里面不难看出还有厚厚的灰尘。在该栋建筑附近则是一家婚纱摄影店。

  复建建筑需文广新局验收

  “如果说相似的话,我看只有建筑面积相似。其他的都跟以前的故居不同,我们是老员工了,都看不出来这栋建筑是陈拔廷别墅的复建建筑。”协同和机器厂一位老员工说。文保专家汤国华表示:“这是非常不严谨的复建,文物被破坏之后,一般都不会再复建,即使复建也是按照要求,用原来的结构,原材料等,而且在原地恢复。整个复建的过程都需要文保和执法部门的监督,并且要经过验收,如果符合审批的话,还可以公布为文物单位,如果不符合,那就相当于被破坏文物已经消失了。”

  未恢复

  东山小洋楼:复建说了4年仍无果

  2009年7月,新河浦龟岗大马路江岭下街东侧一带的小洋楼开始逐栋被拆、消失,当拆迁名单中还剩2栋小洋房时,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陆琪等10余文化建筑专家联名上书,呼吁制止。时任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苏泽群出手叫停了小洋楼的拆迁。

  如今继续是停车场

  2009年9月市规划局纠错表示,将复建其中被拆的1幢小洋楼、保留原计划待拆的2幢小洋楼,此外还将利用周边的地块新建13幢或16幢小洋楼,功能全部确定为住宅。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东山口的新河浦,在中共三大会址旁出现一个简陋的停车场——这里就是2009年东山小洋楼被拆的地方。停车场出入口没有杆子,管理人员也没有管理亭,只是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窝棚,有车辆出入管理人员就用个本子记录,他告诉记者,“在这里停车每小时5块钱,月保600块。”该管理人员自称是龟岗市场的人,这个停车场已经开了两三年了,他指着停车场内的钢筋柱子告诉记者,2009年拆迁叫停后,曾经要修楼,“后来又停工了,就成停车场了,你放心,这里几年以内肯定还是停车场的,修不起来的。”

  对于东山小洋楼复建4年未果的原因,记者询问了越秀区文广新局一位副局长,她表示“不清楚,这事不归我管”。越秀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对此事不了解。

  专家称拆了再修就是假的了

  当年参与叫停东山小洋楼拆迁的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陈琪,对于东山小洋楼这么多年修复无果也表示不满。

  他强调,在建筑学中很强调历史建筑的原貌,“首先是不能拆,拆完后再建就算全使用原本的材料,也是假的了,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和历史研究价值。”因为原本的材料、工艺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