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的事,将改变中国未来百年发展历史,居然没有多少人有反应。

  2016年9月19日,北京市向社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根据该意见,北京将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取消农业户口,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至此,全国陆续已有30个省份出台文件取消农业户口,除了西藏,其他省都取消了农业户口。

  重大历史时刻来临。2016年,中国基本取消了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的区分,取消农业户口,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大事,说明基于城乡差别的饥荒时代基本告一段落

  目前仍然存在的农业户口分为两类:一是城市郊区、发达地区的农民为了土地溢价,刻意保留农民身份,二是实在贫困的人,如甘肃杨改兰那样的家庭,进城可能无法生存,需要土地提供最后的保障。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农业与非农业户口已经失去了意义。

  为这一历史时刻鼓掌,身份枷锁必须破除,否则一个身份奴隶社会不可能成为市场化的现代国家。

  1958年1月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毛泽东签署一号主席令,《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正式生效。第10条第2款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从此,城乡二元体制确立。中国历史上有编户制度,但刻意歧视农村庞大人口的准编户制度,这是第一次。

  之所以实行严格的户口制度,一是便于管理,二是粮食不足,三是集中所有资源建立大工业,以“赶英超美”。此后中国出现饥荒,昭示了户籍制度产生的根本原因。

  把公民人为划分为城市居民与农村居民两类,以禁止流动的方式解决生活必须品短缺顽疾,最严苛的时期,城市之间也无法流动,因为城市之间的粮食保障不同。人就像图钉,被摁死在某个点,其野蛮与奴隶制可以一比。

  普遍取消农业户口,意味着城市户口溢价整体上没有明显高于农村的优势,在经济发达地区、大城市郊区,城市户口还不如农村户口含金量高。对于高收入群体,户口意义不大,从保障最低生活水准而言,城市中下岗低保户情况不会比农村贫困户好太多。

  感谢市场化的发展,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城市人口超过农村。根据国统局的数据,2011年,城镇人口达69079万人,乡村人口达65656万人,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2006年1月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从春秋时代开始实行了两千多年的农业税被取消。1949年后第一次,农村与城市的生存底线基本有可能持平。虽然从贫困保障线来看,农村情况仍不如城市。

  农业户口普遍取消后,中国的农业、土地、就业等市场将发生急剧变化。

  宅基地、承包地将成为历史名词,目前仍然是农业户口的人虽然手握宅基地、承包地,你的下一代已经不是农民,不可能通过重新分配的方法分到宅基地与承包地。如果把土地赠予给下一代,可能会产生赠予税的问题; 如果作为遗产传承下去,意味着土地私有化,这不符合中国土地国家所有的国情。

  请注意,目前拥有土地的人手中的承包权将随着生命的终结而终结,基于农民身份的土地无偿使用权就此彻底终结,未来将产生土地国家所有背景下的土地交易、流转市场,地方政府手中的土地将增加,小农经济结束,农庄时代、农场时代即将开启

  根据《经济日报》9月20日的报道,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承包地流转出去,每年新增流转面积4000多万亩,涉及数以百万计的承包农户。许多地方建立了多种形式的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和服务平台,截至2015年底,全国已有1231个县(市)、17826个乡镇建立了土地流转服务中心,覆盖了全国约43%的县级行政区划单位,以后就是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交易,决定土地价格。仅仅宅基地这一块,就将产生万亩以上的增量土地。

 城市群会展现不同特色。

  未来土地容纳不了6亿以上的农村居民,根据美国的农民比例,中国仅需要保留2亿不到的农民。按照日本政府去年11月27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日本农业从业人员数量过去5年减少了近20%,总数已降至209万人。日本人口数量在1.26亿左右,比例在1.66%左右,中国如果15亿人口,中国最多1亿农民就能解决粮食生产的问题。

  目前居住在农村的人口将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流入城镇,由于超大城市严格限制人口,会造成城市圈扩张、大城市周边的卫星城与中等城市进一步扩张,这对于目前的地级市与昆山、燕郊、济南这样的城市非常有利

  虽然很残酷,但是很真实,北京、上海的高房价赶走了以低收入群体为主的暂住人口,而沉淀了拥有固定工作、有纳税能力、能够承担高昂生活成本的常住人口,这些人口通过积分制逐步进入大城市,北京拥有房产的土著居民分享到了发展红利。

  中国将形成圈层化的社会,政府有意打破阶层之间的凝固,真正能够上升到新一阶梯的人数不会太多。